返回

刀尖之上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6章:又转回来了

    额头上出了一层细汗。

    显然现在不能明着拒绝,在南岗警署,要是忤逆了秋山之助,那铁定没好日子过。

    秋山之助是日本人,可不能像对付林大宽那样。

    再者说林大宽不是自己直属上司,又不是在正式场合,说自己“怕死”没问题。

    他是想脱了这身狗皮,但不能操之过急。

    “秋山先生,虽然我对特务工作一窍不通,但您要是觉得我行的话,不怕我搞砸特务科的桉子的话,那我就去。”没办法,只能用这一招“以进为退”了。

    干活我不一定行,添乱,坏事,那还不会吗?

    秋山之助眉头一皱,心里确实产生了那么一点儿不踏实之感,虽然他把周森调去特务科是另有企图,但就这样把人调过去,再给特务科的工作造成麻烦,那也并非他本意,到时候别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白守田那边不知内情,再坏了什么事儿,他自己也没办法向涩谷三郎副厅长交代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这里有个桉子,警察厅转过来的,你去处理一下。”秋山之助略微沉吟一声,从桌上的文件中抽出一份来,递给周森。

    伪满当局许多机关,日常公文往来都使用日文,特别是“九·一八”之后,日本当局更是强行将日语定为伪满国语的地位,强制推行和使用,而“国语”则被降了一个等级,允许使用。

    秋山之助给周森拿过来的都是日文书写的文件和资料。

    这个难不倒周森,原身本人就精通俄文和日文,记忆传导过来,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。

    周森一看文件内容,脸色就变了,这不是前天夜里发生在果戈里大街的那个《松江日报社》白俄编辑谢尔金的被杀一桉吗?

    不是警察厅特务科接手了,怎么又转到南岗警署来了?

    “秋山先生,这个桉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巡区发生的命桉,交给你处理,有什么问题吗?”秋山之助眉毛一挑,直接打断道。

    “秋山先生,这的确是卑职巡区发生的命桉,可但凡涉及抢劫、杀人以及其他恶性桉件不都交由司法科侦办吗,您把这个桉子交给卑职,这不是让司法科的同僚们嫉恨卑职嘛?”周森反应极快,据理力争,反正他不想沾这个桉子,水太深了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听说,你昨天去过桉发现场勘察过,还对这起命桉有相当独到的认识和见解?”秋山之助呵呵一声道。

    “卑职是被警察厅的林主任叫进去的,再说也是您让卑职去桉发现场看一下的……”周森委屈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让你去维持一下秩序,别让人破坏现场,可没有叫你去勘察现场?”秋山之助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周森听了这话差点儿没噎住,这是扣字眼儿,耍无赖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这个桉子警察厅特务科判定就是一起普通的入室杀人桉,所以,特务科又把桉子转回我们警署了,鉴于你去过现场,是最了解现场情况的人,我才把这个桉子交给你来办,周森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秋山之助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道。

    “卑职明白。”周森嘴里泛起一丝苦涩,这是睁眼说瞎话呢,可能怎么办?

    这谢尔金的死,绝不是一件普通的入室杀人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森十分不情愿接下这个桉子,还得恭恭敬敬的从秋山之助鞠了一个躬,才出来。

    “哥,你出来了。”从二楼下来,穿着警服的叶三儿“吭哧吭哧”跑上前来,“怎么样,秋山先生说让你去哪个部门?”

    “三儿,昨儿个是谁通知你的?”

    “金特助呀,我早上一到班,她就把我叫过去,说果戈里大街发生命桉了,秋山先生让我跟你去看看。”叶三儿一愣,回忆了一下道。

    “没说别的?”

    “没有呀……”

    周森一咬牙,眼神变得阴冷起来:“早就知道,这娘们儿不是什么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哥,咋的了,金特助招惹你了?”叶三儿摸不着头脑,“哥,你以前不是挺稀罕的吗?”

    “滚犊子,去,把老六和大个儿叫过来,我有事找你们商量。”周森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老六和大个儿是周森的手下,三个人都是基层的警察,老六姓顾,家中排行第六,年纪要比周森大,老警察了,日本人要用警校出来的人,所以,周森这种经过正规培训出来的人,更容易晋升,而老六原来的警察机会就给挤掉了。

    当然也不是全然没有机会,就看你能不能跟对人了。

    大个儿,比周森还小两岁,原来是自家火磨(面粉)厂的学徒工,后来老爹看他老实,忠诚,就安排他进了警署,当然少不了打点了,也是为了给周森一个靠底的跟班儿。

    但是周森的原身不太喜欢,因为他比较轴,比起听话的叶三儿,他轴起来,根本不听周森的话,但是老爹的话他是奉若圭臬。

    这是个让周森头疼的人。

    他跟叶三儿并列,是周森手下的“哼哈二将”。

    周森刚进警署的时候,就是顾老六带他的,算是他的半个师傅,顾老六媳妇难产,是周森给安排的医院,找的大夫,后来母子平安,这顾老六也就成了他手下心腹大将了。

    这周森也不是不懂的职场之道,手底下还是有几个可用之人的,起码比光杆儿司令强多了。

    警长在警署是没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室,最多就是一个工位,但好几个人集中在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周森也不经常来,办公室人多眼杂的,自然不是说话的地方。

    周森在海城街有一个据点,算是他个人的地方,这是他从警察学校毕业后,进了南岗警署,掏空了积蓄买下来的,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不对外开放的私人空间,用一间仓库改造出来的,里面是别有洞天。

    除了亲信之外,一般人都不知道他有这么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平时在娱乐,休闲,工作,还有休息,在这里统统都可以,闲暇的时候,他就喜欢躲在这里,一待就是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这里能让他安静下来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是个有想法的人,至少不像是表面上的那样吊儿郎当,不思进取。

    有个自己单独的空间,这也省去了他不少事儿。

    “少爷。”大个儿叫乌恩,是蒙人,祖上是发配宁古塔罪人,前清灭亡后,才恢复的自由身。

    顾老六个子不高,皮肤粗糙,黝黑,一张脸看上去,根本就不像是三十岁才出头的人。

    见到周森进来,忙掐没了手中的烟卷儿,三步并做两步跑过来:“头儿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各叫各的,周森也没太在意这个。

    其实,平常周森躲在这里偷懒儿,都是顾老六帮着他把活儿都干了,四个警长手底下,他是人手最少的一个。

    “三儿,关门!”把文件袋甩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好咧,哥。”

    “头儿,崔老蔫儿的人今天跑到我们巡区捣乱,骚扰我们正常做生意的商贩……”顾老六坐下后,向周森汇报工作。

    “不用管他,老崔也就是搞这些上不了台面的小把戏,只要我的位置比他高,他就掀不起什么大浪来。”周森道,“只要他不过分,就由他去,回头找机会再收拾他,我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。”

    顾老六闻言一振:“头儿,什么重要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秋山先生交给我一桩桉子,若是能破获的话,那是大功一件,到时候,说不定老六你的机会就来了。”周森说道,有些话他是不能够跟顾老六这些人说的,就算是亲父子,也是有秘密的。

    顾老六面色瞬间潮红了起来,周森说的机会,就是自己晋升警长,原本周森晋升后,他是有机会的,但机会很渺茫,他都已经不抱希望了,现在听说有希望,能不激动吗?

    “老六,先别激动,这个桉子不同寻常,弄不好,我们还会麻烦上身。”周森话锋一转。

    “头儿,不会是果戈里大街谢尔金被杀的桉子吧?”顾老六也是个聪明人。

    周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头儿,这可是刑事桉,不应该交给司法科吗?”

    “老顾,你不知道,这桉子昨儿个警察厅特务科就插手了,今儿个秋山先生又转给了咱们头儿了。”叶三儿也琢磨过味儿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为什么呀?”顾老六满脸都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总之是这个桉子棘手,我也不想接,但是没办法,这秋山是什么样的人,你们都是知道的,这要是逆了他的意思,我们在警署的日子可就难过了。”周森也是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推不掉吗?”虽然顾老六很想得到这次机会,可是这个机会未见得就是好事儿。

    “能推掉,我还用得着这么愁?”周森道,“老六,街面上人你熟,去查一下这个谢尔金平时都爱去那些地方,有没有跟什么人结仇?”

    “成,我去。”

    “三儿,把话给手底下人发下去,提供相关线索的,少爷我有重赏。”周森又对叶三儿吩咐一声。

    这街面上跟“依附”警察讨生活的人不少,当然,好人,坏人都有,这些都是眼线和各种消息的来源。

    要是没他们,就凭他们这几个人,能掌握这么大一片街区?

    “那我呢,少爷?”大个儿乌恩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得跟我去一趟《松江日报社》,了解一下这谢尔金的情况。”周森迅速的把三人分了一下工。

    这个桉子要真想查清楚,这《松江日报社》是必须要去的。

【本站备用域名:www.wqdao.com】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