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古神在低语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54章 命运泥板

    良久的沉默过后,陈伯均喝了一口泡着枸杞的热水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年轻人,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。”

    他没好气地笑骂道:“一个三阶一个四阶,就敢打麒麟尊者的主意,真是活腻歪了?那种级别的禁忌,连我都在考虑,要不要染指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那两個小家伙是想要看命运泥板吧?呵,真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这时,王太升深吸一口气,冷冷说道:“有没有一种可能,那不是为自己求的呢?而是为了他们背后的势力呢?一个是剑冢出身,另一个是青之王看重的学生。呵,这是看在总会长大限将至,心思开始活络起来了?”

    韩晶瞥了他一眼,冷淡说道:“天灾们是不是想坏规矩,我不知道。虽然他们也都没有几年可活了,我更倾向于他们是为了仙宫里的长生之谜。但也不排除他们目前有想在协会内部,扶持某个派系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天灾是守护人类世界的支柱。

    只不过,因为他们的力量过于强大,所以必须受到限制。

    否则,他们一动就是雷霆万钧,天灾人祸。

    一个念头引发而引发的动荡,或许就会颠覆世界。

    哪怕天灾们本身无意操纵世界,但也总有人会想要借助他们的影响力做事。

    因此,上一代的总会长就曾经立下规矩。

    天灾不得掌权。

    因此,白银之王可以成立剑冢,培养你的学生,开枝散叶。

    但你决不能试图让你的人在协会内部掌权。

    同理,谁要顶撞了青之王,哪怕是协会的高层,你把他杀了也没事。

    那是他找死。

    但以太协会内部,决不能有受你掌控的派系。

    在二百年前的某次动荡过后,以太协会甚至还启动了天谴陨石。

    以此来制衡天灾。

    那次动荡,就是因为天灾试图掌权而起。

    那位暴怒的朱教官拍着桌子,愤怒说道:“这是威胁!赤裸裸的威胁,是卑鄙的趁火打劫!我坚决不同意,我们要坚守底线,绝不妥协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妥不妥协的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聂执事扭头,望向一旁的议员。

    张议员作为审判庭的代表,地位是远远要高于他的。

    而且代表着圣者大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先等占卜的结果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张议员寒声说道:“目前不排除雷霆有在危言耸听的可能性。等到占卜的结果出来,证明这次的任务危险系数没有那么高,那么我们派遣别人进入仙宫救援就可以,没必要强求那两个年轻人带队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大家都知道,现在寒亭少爷他们都还活着,我更倾向于他们只是暂时遇到了一些麻烦,但并不会危急到生命,不是么?”

    他冷哼一声:“等吧。”

    话说的有理。

    然而他微微颤抖的手,却出卖了他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毕竟欧米伽序列排名前十位,几乎都是各个背景显赫。

    稍有差池,都是要出大事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,其中还有圣者大人的亲孙子。

    ·

    ·

    海风穿梭在甲板上,大型的遮阳伞在风里微动。

    顾见临坐在餐桌边,搅拌着土豆泥:“还没恭喜你,晋升四阶。”

    唐绫嗯了一声,摆弄着她面前的一杯热拿铁:“嗯,你也三阶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撕开了七八包糖,一股脑的倒进去。

    旁边的一众服务员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餐厅的音乐轻快悠扬,一缕暮光斜下来,在木板上映出光斑。

    黑云城寨基地里的餐厅是一艘巨大的古船改造的,据说是在探索麒麟仙宫海底的时候无意发现的古物,大概有六百多年的历史了。

    经过研究和鉴定,没有什么科考价值,就被打捞上来加以改造,船舱内部的空间开拓以后足以容纳八百个人,甲板上还可以露天就餐,优雅精致的装潢风格和复古的内饰,还能欣赏海岸边的美景,深受年轻人喜爱。

    有不少情侣,从仙宫里归来以后,都喜欢来这里约会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你还要喝?”

    顾见临看着这份含糖量爆表的咖啡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他

    。肩膀上的鹦鹉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唐绫抬起那双凛然的美眸,眼神狐疑。

    然后若无其事的喝着拿铁,神情很是惬意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顾见临无言以对,只好问道:“说说吧,今天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唐绫甩了甩一头雪白的长发,沉思片刻,说道:“唔,大概就是我们在仙宫里开荒,进入了一片活葬坑里,那里有很多的活尸,还有几个活着的远古先民。对方的战斗力不算特别强,但也算是比较棘手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小队分工,我一个人留下来对付几十个活尸,顺便保护黎明作战序列的纳米战士,他们十个人去追击那几个远古先民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:“但是就在那个时候,我看到了一片诡异的血雾。”

    顾见临皱眉:“血雾?”

    唐绫颔首:“在血雾里,我看到了一个隐约的,让我感到忌惮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顾见临沉思片刻:“能让十个五阶同时消失,确实不得不忌惮。”

    唐绫把椅子往后一拉,一双修长细致的雪白双腿交叠起来,嗓音清澈悦耳:“所以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可以趁机狠狠的敲诈审判庭一笔。欧米伽序列的负责人虽然是陈司长,但他的任何行动都需要上报审批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真正要对这件事情负责的,是审判庭。如今审判庭确实势大,但那是因为多方势力都投资了他们。如果这些势力的继承人死了,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她搅拌着那杯热拿铁,说道:“更何况,李寒亭也在队伍里。”

    顾见临沉默了一秒:“李寒亭是谁来着……”

    唐绫看了他一眼:“就是被你嘲讽是废物和垃圾的那个,他是圣者李青松的亲孙子,是审判庭在欧米伽序列扶持的,所谓的天才。”

    哦,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顾见临今天精神状态不太好,脑子也不够用了。

    “审判庭的人,是很惜命的。他们现在一定在祈祷,占卜能够尽快出结果,只要任务没那么危险,他们就不用我们,启用别人。”

    唐绫唇边牵起一丝嘲弄的意味,说道:“而只要我们能证明,这次的任务的确足够危险,那么他们就必须要向我们妥协。毕竟现在剩下的战力已经严重不足了,如果没有你和我,单凭其他人是没什么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种情况下,他们就只能选择我们。”

    她似乎想到了什么,又说道:“而且我们只要在论坛里带带节奏,渲染一下阴森恐怖的氛围,也就不会有人敢接这个任务。我是唯一的从仙宫里回来的第一梯队,只要我装出一副被吓疯的样子,谁还敢去呢?”

    顾见临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最毒不过女人心啊!”

    鹦鹉怪叫道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。

    顾见临反手把它抽到餐桌上,然后拿起一块土豆泥塞进它嘴里:“闭嘴!”

    唐绫瞥了一眼这鹦鹉,幽幽说道:“这鹦鹉跟你真是绝配啊。”

    顾见临板着脸:“什么意思,我不是,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唐绫又摸出手机,打开游戏开始充值,继续抽卡:“你都不知道么?你跟这只鸟的名声已经传开了。以太协会官方有个手游《古神记》,在这款游戏里你可是新出的五星SSR人权卡,椅子杀人魔·顾见临。自带超强输出和嘲讽,连携宠物升满级还能开全体嘲讽,莪今天为了抽你已经氪进去两万四了。”

    顾见临眼前一黑: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这一刻,鹦鹉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这时,唐绫忽然说道:“出货了。”

    她把手机递出去,屏幕上赫然金光闪闪。

    顾见临一眼瞥过去,看到了一个二次元画风的,灰尘衬衫搭配修身裤的少年,手里还拎着一把椅子,浑身冒着阴森的鬼气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肩膀上还有一只绿毛鹦鹉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干的?”

    他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太虚啊。”

    唐绫抽出卡以后,那双凛然的美眸多了一抹愉悦,美滋滋地升级加技能,然后看角色的背景故事:“嗯,背景故事描写的还

    。挺写实,委实是羡慕。我在这个游戏里虽然也是五星SSR,但显然不如你热门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被动技能,破格挑战。主动技,与人为善……”

    顾见临以手扶额,他心想能不能去把太虚的服务器给炸了啊。

    “好了,说正事。”

    唐绫放下手机,认真说道:“这件事确实需要你来帮忙,所以我才找你合作。至于我要的那份攻略档案,其实最有价值的,应该是命运泥板。”

    顾见临皱眉:“命运泥板?”

    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词。

    “嗯,那是从太古时代流传下来的,记载着古神族隐秘的泥板,具体有多少块不得而知。”

    唐绫轻声解释道:“命运泥板上刻着的是古神族的诡秘文字,很少有人能理解其含义。很多人得到泥板以后尝试解读,但最后都疯了。传说中泥板上记载着古神族的真正历史和隐秘。你父亲,当年就从麒麟仙宫里得到过一块泥板,上交给了以太协会,有专家负责解读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:“麒麟尊者在历史上扮演着怎样的角色,祂是第几位降临地球的古之至尊?祂所掌握的权柄是什么?两千年来祂是怎样的状态?”

    顾见临眯起眼睛,这些全都是他迫切想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麒麟尊者太神秘了,目前可能就只有以太协会掌握着属于祂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唐绫眼神变得锐利起来:“而他们就是通过解读泥板,才得到的这些信息。当然,我听我的老师说,由于个体的不同,解读泥板时所看到的内容也不一样。甚至有人能从泥板里,领悟出传承途径的禁咒。”

    顾见临内心微震,心想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东西对他而言,似乎相当重要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老顾留下的那些文件里,是否有关于命运泥板的解读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性格,多半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我要的是原文,也就是真正的命运泥板。”

    唐绫说道:“前人解读的结果,我们也可以进行阅读,而我们解读出来的东西,未必就一定要告诉他们,这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宝藏。”

    顾见临评价道:“对于欧米伽序列的竞争而言,这确实至关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是冒着风险去救人,总要分点好处。”

    唐绫抬起美眸,伸出细白的右手,递给她:“现在,就需要你的侧写了。”

    顾见临看着她的手,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通过灵性的交换来进行同调,你没试过么?”

    唐绫淡然说道:“只要牵着手,当我们两个的灵性发生交换以后,你就可以看到我脑海里的画面。时间很充足,你可以反复观看很多次。”

    顾见临心想原来如此:“那么占卜小组那边呢?”

    “我比较怕生,所以找了一个还算熟悉的五阶女巫,对我进行共情。”

    唐绫随口说道:“所以就看你的侧写,能不能找到关键证据了。”

    顾见临明白了,一言不发地握住了她细软的手。

    十指相扣。

    嗯,这还是第一次牵女孩子的手,手感很好。

    虽然常年练剑,但居然连一个茧子都没有留下,应该是秘药的效果吧。

    顾见临在脑子里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旁边传来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哟,临哥,这么巧?”

    成有余这个小胖子及时出现。

    旁边还有聂相思和张诚。

    沉默中,顾见临和唐绫同时扭过头。

    成有余看到白发少女的一瞬间,脱口而出:“卧槽!”

    张诚见到这位,连忙吓得鞠躬:“唐师姐,中午好。”

    聂相思也微微鞠躬说道:“唐师姐。”

    忽然间,三个人的视线同时落到了他们两个十指相扣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呃,你们两个这是?”

    顿时,气氛变得尴尬了。

    好像打扰人家约会了!

    顾见临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。

    唐绫却不动声色拎着琴箱起身,从对面坐到了他的旁边,靠近甲板的围栏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她确实怕生。

    【ps:四千字,下一更估计要凌晨了,不用等。】

    【推荐票】【月票】

    。

【本站备用域名:www.wqdao.com】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