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美人羸弱不可欺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07章 绝配啊!

    杜清檀在契书上摁下鲜红的手指印,心情非常美妙。

    其实她之前给壮实郎看病,也希望武八娘能给她签个契书,那样比较踏实。

    只是武家人显然没那个习惯,她也只好认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元二郎这么上道,白纸黑字,写得清楚明白,让人干起活来也比较有劲儿。

    “这是给您的定金。”元鹤让人取出2000钱:“若您方便,这会儿就可以看诊。”

    杜清檀道:“可以,但是团团念书去了。”

    元鹤就道:“待他放学再来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杜清檀道:“让他明日再来如何?我要义诊,他得帮我收拾东西,回来太晚了。”

    元鹤没再坚持,只作了个手势,邀请杜清檀入内诊脉。

    元家要比杜家豪华精致很多,但杜清檀毕竟是天天在郡王府里干活的人,是以一路行去目不斜视,气度斐然。

    见着元老太公,她脸上浮起亲切柔和端庄的笑容,语速不紧不慢。

    “老太公好!以后我每日都来给您请脉,再给您安排药膳调理身体,这事儿您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元老太公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小声哼哼:“唉,麻烦你了啊。”

    杜清檀笑容不变:“不麻烦,只要您能身体康健,我就特别高兴。您都有哪些地方不舒服啊?”

    “哪儿都不舒服。”元老太公看一眼儿子,再看一眼美丽和气的小杜大夫,越看心里越满意。

    绝配啊!

    虽说自家儿子年纪大了些,但大有大的好处,沉稳有能力积累深厚啊!

    不像年轻小伙子,毛毛躁躁,根基不牢,还不懂得疼人!

    再看看这外貌,身高相当,自家儿子长得清秀白净但是身手不凡,小杜大夫美丽柔弱,正好保护她了。

    一个冷淡,一个柔和,绝配!

    元老太公想着,唇角忍不住带出来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杜清檀看见了,颇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就见元二郎板着脸低咳一声,说道:“赶紧的,人家小杜大夫还要去义诊。”

    态度非常不好。

    元老太公却也没觉着不高兴,絮絮叨叨地道:“我这都是老毛病了,具体就是经常吃不下饭。

    总觉着胃部又涨又满,像坠着块石头似的,吃了东西之后,便又加重,老是呕清口水。”

    元鹤补充:“总是觉着疲乏没力气,睡眠也不好,不是这里疼,就是那里疼。”

    杜清檀诊过脉,又看舌头,再索要了以往的药方细看,心里就有了数。

    这是慢性胃病,而且病得不轻。

    见那父子二人都紧张地盯着她看,就云淡风轻地一笑:“没事儿,以后都交给我,一定让您吃得舒服舒心。”

    元老太公就轻轻出了一口气:“那就麻烦你啦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种病重的老年病人,杜清檀想要尽量满足他的愿望:“您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烤小羊肉……”

    元老太公对上元鹤严厉的目光,讪讪地改了口。

    “烤小羊肉真香……但我不能吃那个,是吧?上次你做的那个羊肉粥不错。”

    龙眼羊肉粥,倒也还行。

    杜清檀道:“那就给您做这个。明天咱们换个吃法,吃鸡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啊,好啊!”

    元老太公一下子精神起来,随即又怯怯地看着元鹤。

    “可是,不都是要我吃素食的么?人家大夫说了,我肠胃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元鹤板着脸不说话。

    杜清檀道:“饮食要均衡才好,尤其病弱老人,只是食素,起不到滋养病体的效果。我会给您安排好,只要您遵医嘱,就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元鹤从鼻腔里哼了一声,淡淡地道:“听小杜大夫的。”

    元老太公乖乖地道:“小杜大夫,我一定遵医嘱,不偷吃,不乱吃,不贪吃。”

    老年病人最不听话,初次接诊就能这样配合很不错。

    杜清檀满意地看向元鹤:“不知府上的厨房在哪里?”

    周三正要主动领路,元鹤已然上前:“我领您去。”

    元老太公看着二人的背影,满意地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三儿啊,没眼力见儿了吧?这种时候,就该假装不懂,让二郎陪她去呀!

    你瞧,多般配啊!你瞧,木头疙瘩居然也懂得主动领路了!

    说是不要,不要,其实是因为没遇到合适的。

    五娘美丽又温柔,做饭又好吃,天长日久,我就不信这小子不动心!

    到那个时候,我也就能安安心心去死啦!快快快,跟去瞧瞧他们在做什么,回来告诉我!”

    周三没办法,只好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杜清檀在和元鹤沟通老太公的病情:“不知之前的大夫有否与您说过?”

    元鹤道:“说过一些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杜清檀斟字酌句:“比较严重,这么说吧,老太公年纪大了,这病也很久了,已是亏了根本。

    我只能尽力让他多吃一些,吃得舒服些,吃下去能够将养身体。如此,也就延年益寿了。

    还有,您与他相处时尽可以再耐心些,老小,老小,他心情好,对病体也是大有裨益。”

    元鹤突然站住了。

    他严厉地看向她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杜清檀神色平静,温和包容。

    虽然她说得很委婉,但只要仔细琢磨,就能懂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元老太公,没几年好活了。

    养得好,大概还能多活几年,养不好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去了。

    元二郎有此反应也是人之常情,不能接受嘛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元鹤急促地喘息了两下,又很快控制住情绪,沉声道:“对不住,我不是有意冒犯,我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杜清檀轻声道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打扰元鹤,而是朝不远处鬼鬼祟祟的周三说道:“周管事,烦劳你领我去厨房。”

    周三赶紧跑出来:“您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元鹤默立许久,总算把翻滚上涌的悲伤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快步赶回去,远远看到老父亲趴在窗前,探长脖子往他这边张望,见到他就迅速缩回去。

    等他进了屋,元老太公已经躺在床上,虚弱地哼哼着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不走哇?你不是很忙吗?快去,别耽搁你的大事儿。”

    元鹤轻声道:“阿耶,以前都是我不好,以后你想吃什么,想去哪里玩,想和谁往来,都可以。”

【本站备用域名:www.wqdao.com】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